《南极之恋》票房破亿强势逆袭 匠心制作被赞“不要命”

上海五岸传播有限公司、宸铭影业(上海)有限公司等联合出品、联合发行的首部南极实拍冒险爱情电影《南极之恋》自上映以来,连续6天保持同档期国产电影日票房冠军的纪录,成功冲破1亿大关。同时,凭借着超98%的好评率和持续登上热搜榜单的话题热度,排片逆袭回升2个百分点,势如破竹后劲十足。今日,片方首度公开场景概念图、企鹅小胖和破败小屋原型照、以及CG小胖完整正片片段,配合近日上线的制作纪录片,再次让观众感受到这个“不要命”在中国电影工业探索的进程中所达到的新高度

一. 精致到每个细节绝美南极奇观来之不易

南极拍摄充满不确定性,因此剧组在出发拍摄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,邀请韩国最贵的分镜公司,细致到每个画面的拍摄设计。今日曝光的概念效果图同样由韩国团队绘制而成,重点展现了南极坠机、富春掉进冰裂缝、沉入冰海等灾难场景,以及富春如意相偎看鲸鱼极光的画面,似幻似真将观众再次带回到那个极致危险又极致浪漫的世界尽头。而据长城站站长徐宁回顾,这些让观众一秒都不想错过的冒险镜头,全都是中国科考队考察队员真实经历过的,并非导演杜撰。

一同曝光的“企鹅小胖”片段中,活灵活现全身萌点的小胖由金旭带领的特效团队全CG完成,憨态可掬不仅给富春和如意的生活带去快乐,也融化了很多观众的心。为了完美打造这只“小胖”,导演吴有音曾于2011年带领团队前往东南极,堪景并寻找拍摄企鹅原型,收录了大量的素材带回。

另外,富春和如意栖身的残破小屋,也一并在南极可有迹可循,由导演在2014年于西南极堪景发现,并在北京棚内高度还原搭建。据中国极地中心主任杨惠根博士在最新一期的文汇讲堂中透露,片中富春寻找极光站的路线也并非臆想虚拟,导演将所有的轨迹到画到了一张纸上,检查其路线的合理性。

二. 探索国产电影“无人区”在电影工业探索中“不要命”

而在上线的纪录片中,更多“不要命”的精彩幕后依次披露。杨惠根博士描述到:“要在南极拍电影,不亚于组织一支30人规模的南极考察队。”虽然电影拍摄得到了国家海洋局和极地考察办公室、极地研究中心的支持,但登陆南极拍摄依旧并非易事。多变的天气常让剧组无法前行,主演赵又廷甚至患上了雪盲,整整32天剧组和大自然做着持续不懈的战斗。而棚内拍摄也并不轻松,盛夏三四十度的高温中,赵又廷的衣服从衬衫到羽绒服全部湿透,杨子姗更是累到意识恍惚依旧反复与导演讨论。

片中大量的雪地场景,也决定了林木带领的美术团队必须去面对“如何做出雪的颗粒感”这一世界难题。团队尝试了多种材料,才实现了与南极实拍一致的效果。然而几场雪崩戏拍下来,赵又廷和杨子姗被呛到难以说话,坠机戏更是将两位演员拍到眩晕。360度旋转的模拟装置不断翻滚、移动,真实的颠簸速率让赵又廷和杨子姗嘴唇发白……著名影评人毒舌电影写到:“在抠图绿幕、五毛特效……各种投机取巧的陋习歪风横行于国产影视的时候,仍然有国产电影人注重内容和制作,不再只盯着流量明星,不再只为票房驱动,而是在中国电影工业化的道路默默摸索和试错。

《南极之恋》凭着这份对电影的坚持和用心,它值得被我们看到,至少给我们信心!”杨惠根也赞叹:“它是科学与艺术融合的一次深刻实践,艺术家深入到南北极大自然之中,深入到极地科学家之中,极地科学也因此有了温度、色彩和具体的形象,这既是一个艺术的新成就,也是科学的一次新收获。”